風水篇

風水篇

風水,是一種陰陽應用之學,並不是只論「風」和「水」,嚴格來說,是稱之為「堪輿」, 「堪」是天道,「輿」是地道。「天道」包括陰陽五行和四時,「地道」則包括了山川形勢等地理環境,綜合起來,就是如何利用時間與空間所產生的變化,對人類產生吉凶禍福的影響。如何去利用這一套堪輿學術,是一種特殊的技巧,主要分為兩大類,就是利用「陰宅」與「陽宅」。「陰宅」是祖先墳居之所,如安放在某一適當的有利位置,配合了適當的時間,對於後人的吉凶禍福,或子孫的延續,都有很大的影響力量,為的是純粹利用大自然陰陽相交的變化,因為孤陰不生,獨陽不長,取得陰陽相交天地的生氣,從而配合,令人得到大自然運化的生氣,得到陽間與陰間變化產生的良好影響,就是如何去利用陰宅。「陽宅」就是如何利用大自然環境來開城縣,開鄉鎮,或是建造房屋,包括辦公室、住宅或工廠,利用陰陽變化關係來帶動人,包括了人的吉凶禍福、健康情況和子孫的延續等。

聖人掌握了天地時間與空間,以及環境形勢所交感的變化,對於人類所產生的吉凶禍福,可以分兩大類來研究。先要認識怎樣分別山川形勢,普通稱做「巒頭」,就是山川形勢的結作。其次是「理氣」,就是方位與時間,四時五行對於陰陽變化的影響。

我們要知道,一切大自然的變化理論,都是根據中國一種傳統學說「易學」,那就是易經的研究,所謂「易與天地準,彌綸天地之道…. 知周乎萬物而不過…. 」將天地萬物歸納到一個有系統、有條理的規律之後,掌握了這變化規律,好好去應用大自然對人的變化,這就是我們學習堪輿的主要基本目的。要掌握方位時間,知道四時陰陽變化,這種學問就是「擇日」,一般學堪輿的必要修習擇日。擇得的日子對某一類人士有什麼好的變化,或是這日子對某一個人有什麼影響,或對某一處地方有什麼影響都很重要的。在堪輿上的擇日,是一項特殊的處理,要掌握了時間、人及地(位置和地形) 這一系列組合變化,即是如何利用三才之道,三字經:「三才者,天地人;三綱者,日月星」,把大自然的時間、人物、、方位形勢互相交合變化,應用起來,使我們人類得到幸福,就是學習堪輿的主要作用。

學堪輿主要有兩大類,就是巒頭和理氣。在理氣方面,要如何掌握變化的規律,如何配合,就分成「三元」和「三合」兩派:三元是如何利用時間去配合空間;三合就是一個有效的組合,將一件物體和另一件物體如何配合好,也是一個組合的處理,所以風水主要分兩大組合處理,就是三元家和三合家。

風水的歷史源流久遠,可追溯至軒轅黃帝時代,因黃帝要造宮室,故著有《宅經》,至晉朝有郭璞將山川形勢的陰陽關係與人的吉凶禍福,便是著名的《葬經》,說明了生與死的關係和山川形勢的影響。由宅經到葬經,已經發展得很完備。直至唐朝,出了一位楊筠松仙師,成立了一個有系統的派別,由此逐漸發揚成了四大家:楊、曾、廖、賴。由楊筠松仙師的圖像,看他手捧着羅盤,攜着一根分廿四節的手杖,代表廿四節氣,背着青囊,內載羅經,攀山越嶺去找尋吉地,為人造福,所以他別號「楊救貧」,學堪輿的人都奉他為宗師之一。

學堪輿必要論山川形勢,那就是巒頭,分龍、穴、砂、水;即是要乘得龍氣,葬得龍口;吉氣會聚之處就是穴;至於砂,古時教人認識風水,要用砂盤來堆模型(山川形勢圖) ,藉以知道大自然生氣的聚點,用砂撥來表示;水則包括了凹下或平的地方,由此而知水聚之處,等氣在那裏化聚;假使氣太飄散,不能藏風聚水,生氣便不能醞釀運化。因此,龍、穴、砂、水在巒頭方面是必要的。在陽宅來說,包括屋形,外在環境的建築物也應注意其巒頭形勢。前人著有很多經典垂範,教我們怎樣去觀察山川形勢,山的變化怎樣,水的變化怎樣,歸納到利用陰陽五行:高長屬木、尖形屬火、方形屬土、圓形屬金、波浪形屬水。每一種形勢會產生不同變化,掌握了陰陽五行,將它配合山川形勢,找出生氣所聚處,利用它便可以實際掌握了它對人的吉凶禍福影響。

在未認識堪輿之前,起碼要先修讀易學,即《易經》。易經並不只是占卜問卦;易學包括如何應用天地變化之道。易者,生生變化之謂易;易就是CHANGE,所以《易經》就是 BOOK OF CHANGE,即是將大自然的變化運行規律,歸納起來而加以應用,這是研究易學的主要目的。易學並不是古典文學,只是一種數;中國有六藝: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書、數,這些數就包括大自然一切萬物變化的規律。必須先掌握好易學的資料,然後才可以將易學應用在堪輿方面,因為易學有四大用途:就是儒家易、醫家易、術家易和道家易。儒家易講求修、齊、治、平;醫家易講求陰陽五行,譬如喉痛叫破金,心火盛(心屬火),腎水不足(腎屬水);術家易包括占卜、堪輿、擇日之類;道家則利用易來修仙煉聖。

堪輿只是術家易其中一種應用,要觀察山川形勢可以利用已知的陰陽五行知識,但要論方位理氣就要借助儀器去量度和推算,才能配合,所以需要使用羅盤。有些大的羅盤,分開許多層數,每一層都有許多推算資料,都是利用:甲、乙、丙、丁,乾、坎、艮、震….. 等特殊易學數理編排好作量度及推算,算出將某一配合安放在什麼適當位置和會有什麼作用,通常羅盤用作選擇一個山,度好來龍,龍氣怎樣來,穴位的龍口怎樣,墳式應怎樣,碑要向那一方,都要借助這件儀器來鑑定。羅盤的前身最初是軒轅黃帝發明的指南車,逐漸演變成指南針,術數家再將它縮小,加上適合在堪輿學上推算的資料,變成羅盤,也叫「羅經」(經字讀音庚) 。羅就是包羅萬物的意思,包括了天運、天星、方向和四時,即包括了天地萬物,包羅萬有,經就是律,它主要作用是準確定出方位。風水並不是一種文章,純粹是應用的學術,要動用其它儀器以配合其原理和法則。譬如量度墓碑的大小或山面的設計,或是量度住屋的尺寸,便要用「魯班尺」。當然魯班也懂得風水的,假如要建一所房子,門口要開多大,是有特殊尺寸規定的,這些尺寸不同普通,每一處都適應了一個數據字位,例如在某一尺寸會得到吉利、某處是富貴、某一處是添財、某一處是小耗等。魯班尺分上下兩層,一層是看陰宅用,另一層是用作看陽宅的,不能混淆。學堪輿所牽涉的範圍很大,除了器材外,還要講究營造的格式。例如歐西人士對於墳式的處理,多把碑仰天平放,這樣處理就不大好了,因為平放容易在碑面積水,聚了一點寒氣,影響後人子孫病痛多,生育逐漸減少,所以現在世界有一個趨勢是人口漸減少,這也可能是影響因素之一。

環境好壞可以在形勢看到,方位的配合可以運用羅盤定出,至於如何選擇好的時間,去配合利用大自然,來掌握天運變化的關係,就要「擇日」,擇日便要利用「通勝」,將某些日子編成計算的符號或數據,排列妥當之後,選擇了排列的位置,把這些數據的性質加以選擇應用,以配合位置,山形、時間和人事。舉例說,栽種要在舂天,在冬天便沒用了,故此擇日在堪輿學上是相當重要的。如當年那一個位置有作用,那一個位置多病痛,或當年向着某一方會有衝撞或損害等;例如太歲在正南面,如果向正南面興工動土,就沖撞太歲,所謂「太歲頭上動土」是也,這樣便會產生很壞的影響。所謂「太歲」,並不是什麼神化、神祕或迷信,其實「太歲」不過是一顆體積比地球大許多倍的木星,木星環繞太陽走一周要十二年,恰巧經過十二方位(十二地支) ,即是黃道十二宮,也就是每年走一個宮位,故又名「歲星」,由於它的體積比地球大,所以如果向着它,它的巨大引力足以破壞在地球上的自然運行規律,所以聖人起它一個名字「太歲」,引起警惕。
其實聖人垂範的規律,在任何環境下,只要好好掌握,適當處理,就可以在生活上趨吉避凶,得到安居樂業。我國這種故舊文化,其實並不是神祕、迷信,實在是祖先留下來珍貴遺產經驗,中國人是務實的人,脚踏實地,面對大自然要怎樣去鬥爭,就是要利用這套學術,去解決人的吉凶禍福。